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【花燕家族】(1.1)【作者:venus1985】
【花燕家族】(1.1)【作者:venus1985】
字数:13584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第一卷第一章

               剧情提要

  横跨中、日、台两岸三地家族四代的乱伦剧(IncestRoman- Fleuve)。

  不论生於大陆,生於台湾或是日本,东方人对於家族的热爱与崇拜,是其他民族难以想像的,为了追求家族的延续,后代的繁衍,往往不择手段,哪怕是触犯禁忌,近亲乱伦,也在所不惜。

  但是,性与爱情源於人类追求幸福的本能,不该成为恐惧与怨恨的深渊。在过往的时代,乱伦也许出自於一种无奈,近亲相奸更多是权力欲望的滥用。但在现今多元进步的时代,享乐与愉悦、开放及包容,亲人间彼此恋爱,体验性爱,交流心灵,才是让一个家族幸福的最终方向。

  本作共分三卷,为主角燕安邦的高中三年岁月。

  人物介绍:

  陈家,位於台北天母地区。

  根据地在台南的陈家为台湾南部大家族,兴盛於日治时代,枝脉众多,能人辈出、天母陈家为其中一支。陈家财富事业庞杂,天母陈家虽为家族偏门,但也拥有许多资产,生活优渥。

             陈文雄42岁金牛座

  从小生衣食无忧,聪明且求知欲强,但个性温和无野心,不适合掌权,便被家中栽培成学者,因出於陈家支系,对家族实质影响力不高。

  台日混血,父亲陈文治为台湾人,母亲花野浅香则出身於日本京都旧华族嵯峨花野家之女。

  与燕晓冬育有二女一子。

             燕晓冬41岁狮子座

  燕南行三女。

  高中外语教师,擅长英语及日语,个性热情豪爽,极有主见,乐於接受新思想。

  18岁高中毕业后,考上着名的台北圣母大学外文系,离家就学。

  大四透过友人介绍,认识陈文雄,毕业后排除万难与丈夫结婚。

  与陈文雄育有二女一子。

             陈洵美20岁狮子座

  貌美娇艳,继承母亲个性,热情奔放,傻大姐个性,容易情绪化,外向直接,好动且不喜读书。目前就读文明大学国乐系,专长古筝,在校深受男性欢迎,但从未交过男朋友。

             陈舜华16岁双鱼座

  从小接受母亲细心呵护,并受姐姐妹妹影响,个性阴柔,沉默寡言,常无主见。

  自我认知性向为女性,受到家人鼓励,几年前开始作女装打扮。

             陈佩玉15岁魔羯座

  清秀可人,文静优雅,个性早熟,稍嫌骄纵。

  喜爱文学,梦想将来成为作家,最爱《源氏物语》及《红楼梦》。

  燕家,位於高雄左营区。

  为台湾典型的外省家庭,经济状况中上,重视教育。

             燕安邦16岁双鱼座

  本作主角。

  从小接受父亲燕南行的斯巴达教育,个性认真严谨,规律自制,对异性一无所知。喜爱田径运动,身体健壮,国中毕业时身高已达180公分,有定时晨跑的习惯。

           燕南行(报国)79岁天蠍座

  本名报国,「南行」为到台湾后自取的字,同辈间以字行。河北省沧州州县人,1932年生,早年随部队来台,担任士官,因伤退伍后转为经商。

  典型军人威权性格,粗暴寡言,管理能力强,虽然已七十多岁,但生活规律、定期运动的他,仍保持超龄的体态耐力。

              燕来春(殁)

  燕南行妻子,燕家姐弟之母,因病早年过世,燕安邦对其完全没印象。
             燕雨夏45岁巨蟹座

  燕南行长女,专科毕业后相亲,嫁给经商有成,但大自己10岁的郑英男。
  长期在家担任家庭主妇,个性温柔婉约。

             郑英男55岁天秤座

  燕雨夏丈夫,为第一批前往大陆投资建厂的台商。

  事业心强,专制独断,极度大男人主义,性好女色。

             郑诗涵26岁水瓶座

  燕雨夏与郑英男之长女,个性外柔内刚,叛逆性强。

  大学毕业后本留在家族事业帮忙,但无心从商,在燕晓冬鼓励下离开家中,现在国外留学中。

             郑承恩24岁双子座

  郑英男与燕雨夏之子。

  典型纨裤富二代,任性顽固,不务正业,深为外公燕南行不喜。

             燕如秋44岁白羊座

  燕南行次女,高职商科毕业后留在家中帮忙父亲燕南行事业。

  个性仔细严谨,专长会计。

  单亲妈妈,从小姐代母职,负责照顾女儿燕思思与弟弟燕安邦。

              燕思思24岁

  燕如秋之女。

  天生丽质,善用女性外表,生性淫乱,不知节制,爱慕虚荣。

  三流学院毕业,大学时便与男友同居,毕业分手后回到家中居住,极不喜欢家里的保守气氛,积极的想搬出去。

  没有稳定的工作,平常担任平面或外拍模特儿。

  嵯峨花野家,日本京都府。

  日本京都嵯峨花野家为旧华族花野家分家,自古重视门第血统,家风极度保守。

  家族繁衍至今,人口稀少,除东京本家外,其余散落日本各地。

  花野馨及浅香为兄妹,早年父母车祸双亡,为嵯峨分家现今唯二子嗣。
             花野馨67岁狮子座

  花野家嵯峨分家第四代家主,政治家,个性阴沉内敛,生於战前昭和时代,向往旧日本贵族生活,权力欲望极度强烈,期望有朝一日能当上本家家主。
  与东京望族女子千代结婚,育有一子二女。

  花野浅香62岁处女座名字来源:传统日本女性名。

  毕业於京都同仁社女子大学生活科学部,具有日本典型传统女性个温柔顺从气质。个性坚强,善於体贴他人心意,也精於算计人心,为兄长花野馨之得力助手。

  1968年20岁时认识前往日本游学的文雄父亲,成功说服父亲同意与台湾陈家联姻,入籍台湾后改名为陈浅香,为陈家生下文雄、文月两兄妹。

  1987年文雄父亲生病过世后,在兄长要求下,带着文月回到日本居住,以原姓氏花野浅香活动。因长期分离而对文雄抱着亏欠感。

             陈文月41岁巨蟹座

  冰山美人,气质冷冽,仪态优雅,深具魅力。从小聪颖伶俐,喜爱艺术,台北逸仙女中毕业后,与母亲浅香一同赴日居住。始终认为自己是陈家人而非花野家人,坚持自己的名字为陈文月。未婚,一直保持单身。

  2009年瞒着舅父花野馨,化名为嵯峨野热月,开始出演AV,作品畅销。
            花野松风20岁天秤座

  花野馨之长子。

            花野若紫10岁处女座

  花野馨之长女。

             花野若菜9岁射手座

  花野馨之次女。

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正文开始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        第一卷第一章初到台北

  2010年七月30号,正是台北盆地暑气逼人的时候,带着大包小包行李的燕安邦一踏出台北车站西三门,强烈袭来的闷热感立刻让他汗流浃背,手上的矿泉水很快一饮而尽。燕安邦东张西望,在西门外熙来攘往的人群中努力找寻目标人物,很快地,他看到路旁一辆红色轿车,以他的年纪当然不晓得那是型号250的L牌名车,站在车旁的熟悉人影,正向自己大力挥着手。燕安邦连忙挥手回应,拿起一旁的行李箱及手提包,快速往轿车奔去。

  燕安邦今年16岁,刚从国中毕业,九月开学后就将成为高一生。他虽是高雄人,但父亲燕南行并不打算让他留在老家就读高中,而是为他报名台北知名的私立再励高中数理资优班,二个月前他初上台北时,便借住在嫁到台北的三姐燕晓冬家,并由她陪同参加再励高中的说明会及资优班考试。当燕晓冬知道弟弟考上再励高中时,高兴得好像他亲妈一样,燕安邦心想,自己亲妈早就过世,看到三姐能为自己高兴,心里还是颇感动的,不同於在老家同住的二姐燕如秋,她从小对待自己一直都是冷冷的。

  「安邦呀,瞧你东张西望的,大包小包的,等久了吧?」

  「冬姐好,我刚到,没等久。」燕安邦擦擦汗水,露出傻笑。

  「来,把行李放后面,等等安邦你坐前面。」

  燕安邦眼前的中年女人,便是他的三姐燕晓冬,身材高挑,皮肤白皙,打扮时髦,一件裙子色彩缤纷,一头俏丽的长发随意绑个发髻,摇曳生姿。两人虽是姐弟,但燕晓冬今年已41岁,两人相差20多岁,站在一起更像是母子。见到燕晓冬,燕安邦心想,台北人就是会打扮,早二个月前来台北三姐夫家借住三天时,三姐每天都换一套新衣服,都非常好看,比起来老家的二姐如秋可就不怎么会打扮了。一想到这,燕安邦打个机灵,自己似乎不该想那么多,还是赶紧跟着三姐上车吧。

  燕晓冬瞧瞧弟弟,露出亲切的笑容,并示意他将行李放到后座。安置妥当后,两人上车,燕晓冬油门一催,红色250飞也似的往前冲,狂猛地速度让燕安邦暗自紧张,心想老爹开车一向不疾不徐,怎么生个女儿开起车来就像不要命一样,更何况她还彷彿会一心二用似的,边催油门边与自己搭话闲聊呢。

  燕安邦深怕三姐分心,搭了几句便不再讲话,专心看着车外景色飞过。红色250转入中山北路后,一路向北奔驰,经过热闹的中山北二段、造型现代的美术馆、豪华典雅的圆山饭店,燕安邦看得目不暇给,自从上次在台北住了三天后,便被这里的繁华给深深吸引,不过,他其实老想不透,为什么古板的老爹会主动让自己来台北念书呢?在家里,老爹可是深怕儿子偷懒随便,荒废功课,总是板起一副面孔,把自己管得死死的,要求过着极其规律的生活,如同老爹过去当兵一样。

  轿车越过中山北五段的福林桥,终於进入台北市内着名的高级住宅区天母了。上次造访此处,还真是让燕安邦印象深刻,天母环境完善舒适,地区中心竟有一座国际规格的棒球场及完备功能的运动中心,且东邻阳明山,有着各条登山步道,让从小接受老爹斯巴达教育而习惯运动的燕安邦感到深深向往,二个月前他便想着若来台北念书要真能住这里,可就太棒了!在燕安邦满意的眼神中,红色250车速放慢,经过知名的美国学校后,缓缓往中山北路尽头开去,一个转弯,驶入一座豪宅大厦的地下停车场内在自家车位停住。燕晓冬示意燕安邦下车,并一起拿了放在后座的行李箱及手提包,往停车场的电梯走去。

  两人进入电梯,燕晓冬掏出皮包里的手机,使用手机外壳内的磁卡感应电梯开关,并按下随之亮起的19楼按键,电梯缓缓上昇. 燕安邦看着电梯,已经不如上次初到时大惊小怪,在这之前他可从没见过,光搭电梯就要刷磁卡的大厦,而且这栋大厦楼高20层,电梯上的按钮却只有10枚,每一枚都是单数,从3楼、5楼、7楼一直到21楼。燕安邦还记得三姐曾介绍过,这栋楼每户物件都是複式楼中楼,最小的户型也超过100坪,是天母地区知名的豪宅大厦,燕安邦年纪还小,听到豪宅二字只觉得新奇,但没什么虚荣感,他想说,就算是同样嫁给有钱人的大姐燕雨夏家里,也没这么大吧。

  很快地电梯便到达19楼,燕晓冬带着燕安邦出电梯后往左方转去,一座黑色大门旁钉着一块写着「陈宅」的名牌,名牌下方有着电磁感应器。燕晓冬继续用手机里的磁卡碰触感应器,接着拿出钥匙打开大门,一旁的燕安邦想着,住在台北回家还真麻烦,老家的透天厝一楼就只有一道铁卷门而已,哪来这么多锁。
  燕晓冬打开大门,瞧瞧里头后对燕安邦说,「看来你姐夫还没回来呢,我们先进去,把东西放到你房间。」

  燕安邦点点头,带上大门随着燕晓冬进屋,哪怕是上次已经来过,他还是对三姐家的豪华与气派感到惊奇不已。大门内玄关的左边是琳瑯满目衣帽间,放着陈家大小的鞋具及各类外出用品,当然,一半以上都是女用鞋具。燕安邦放好鞋后,跟着燕晓冬继续往里走,转个弯,燕安邦顿时豁然开朗,他右手边是陈家豪宅的客厅,夏天午后的刺眼阳光,透过整整二层楼高的落地窗,洒落在真皮沙发上,他还记得,到了晚上,落地窗外的天母市区街景会变得炫目撩人,充满都市生活的浓厚气氛。落地窗旁有条楼梯连结到二楼,楼梯旁放着一座Yamata牌的黑色直立式钢琴,更加增添客厅的优雅氛围,燕安邦记得,燕晓冬和两个甥女,可都是弹得一手好琴呢。燕安邦左手边是餐厅与厨房,两间是打通而形成一个整体,餐桌旁是吧台型的橱柜,令他印象深刻的是,排气设备非常有力,几乎没有在开放性的厨房内料理几乎没有油烟,和老家完全不同。

  燕晓冬站在厨房旁,指着斜对方的一个房间,「来,跟上次一样,安邦就住这间,先把行李整理好,然后休息一下,看要不要洗个澡,姐姐先忙,等姐夫回来后一起吃饭。」

  燕安邦点点头,便将大包小包的行李拖进房内,关上房门,环顾四周,心想这就是我接下来三年要住的地方了……真是太棒了!燕安邦的房间本来是作为客房用,是陈家最小的房间,但也有五坪大,已经跟高中宿舍四人房一样大了,虽然从小被老爹一直灌输男生就得吃苦耐劳,勤俭生活,但同样大的房间,一人住总比四人住好,更何况还是这么好的豪宅内,燕安邦还是挺高兴的。

  大男孩兴奋了一阵后,将行李箱摊在单人床上,快速将衣服杂物整理好,放入衣柜橱柜中。接着他打开堆在墙角的纸箱,将早一天快递送来的书籍一一放置在书架上,并打开背包,拿出笔电好好放在书桌上,那可是老爹在他考上再励后送的礼物呢,最后,他再从背包内拿出一个纸包,摊开后是一张对开的英语版世界地图。燕安邦将地图贴到墙壁,深深望着图面上的英语与五颜六色的区块,回想起老爹的教诲。军人退伍的老爹常对他说,男儿志在四方,要以五湖四海为舞台,不要当大官,而要做大事,眼前的世界地图在燕安邦眼中,完美地象徵着老爹的教诲及未来的方向。

  迅速而有条理的整理好行李后,燕安邦深吸一口气,看着房内对外窗后的黄昏天空,猛地往前卧倒,开始做起伏立挺身。燕安邦心想,今天的运动额度可还没完成呢,趁等等要洗澡,先把30下伏地挺身做好做满吧!

  不一会儿,燕安邦跳起来,脱下满身臭汗的上衣,露出上身健壮的肌肉,闪亮的汗水沿着不停起伏的胸膛流下,滴落在地板上。燕安邦接着将两腿分开,后臀缓缓往后压,整个人往下深蹲,他双手做个太极拳的抱圆,心神望向窗外天空,保持深蹲姿势,慢慢放松这是锻练下半身必备的功课。燕安邦心神放空,时间一秒秒过去,等到近10分钟后才缓缓站起,活动筋骨,觉得今天的运动量已经足够后,拍拍双脸,拿起换洗衣物准备前往梳洗。

  浑身大汗的燕安邦,这时突然感觉到,两腿间的阳具又随着刚刚的剧烈运动而硬挺勃起,在裤子内硬绷着,让他有点难受。燕安邦虽然已进入青春期,长期运动习惯让尔蒙极度旺盛,全身上下已充满浓浓的雄性气息,只要稍加刺激,或运动后血气流动,自然容易兴奋。燕安邦没将生理反应当作一回事,心想等等沖个冷水就会消下去了,也没多想什么。

  燕安邦步出房门,看看右手边的浴室,想想后,他还是觉得右手边的浴室是姐夫家女儿用的,里头一堆女性物品,他实在不好意思与她们共用,便往左手边玄关旁的盥洗室走去,并向在厨房里忙碌的燕晓冬说,「姐,我先洗澡喔,髒衣服我等等自己洗欸!你可别拿去洗。」

  听到弟弟的声音,正在切菜的燕晓冬抬起头来,正好看到燕安邦赤裸的上半身,汗水在结实的胸膛闪闪发光,以及裤档间那块高高隆起,一想到里头的东西,燕晓冬便感到身体生出微微的酥麻感,双颊不禁随之胀红。燕晓冬低下头,随意回应弟弟,待他走进盥洗室后,轻啐一声「安邦这混小子,刚不知道再干嘛……
  弄得满身大汗……不过他还真是壮呀……呵呵「

  燕安邦没有察觉到燕晓冬的异样神情,兀自走入餐厅旁边只有一坪大小盥洗室,里头除了洗手台、马桶外,就只有一只沖洗用的莲蓬头,陈设非常简单,但他不以为意,拿起莲蓬头打开冷水便往身上沖,低温刺激让他浑身直打哆嗦,两腿间的鼓胀也慢慢消下去,接着他飞快的沖洗身体,刷洗头发,洗了个标准的战斗澡后,便擦乾身体,穿好衣服步出盥洗室,大平头的他也不怎么需要吹发。
  眼见燕晓冬仍在厨房内忙活,燕安邦便自告奋勇的加入帮忙,没等姐姐答应便拿起菜刀切着放在一旁的蔬菜,熟练的刀工让燕晓冬大是意外,心想自己家的小孩可是没一个会做菜的,弟弟跟他们年纪差不多,平常要读书,哪来的功夫学做菜呀?

  「咦?弟,你什么时候会做菜的?跟谁学的?」

  燕安邦边将葱段切成碎花,一边回说,「跟二姐学的呀,老爹说的。」
  燕晓冬微翻白眼,说「好好的干嘛要你学下厨?」

  「哈,姐你也知道,爹就那套呀,说男生不会做菜,当兵逃难时容易饿死。」
  「都什么年代了,他老是爱唠叨几百年前的事,也不怕耽误你功课。」
  「姐别那么说,没耽误功课,会做菜也顶好的呀,思思就爱吃我做的菜。」
  「哼哼,说到那个思思喔,我就头痛,你二姐没少跟我抱怨她的。」

  「好啦,那别说了,姐,这要怎么弄?」

  「葱花放着,等等鱼蒸好后再加上去淋油,你再帮我打个蛋吧。」

  燕晓冬望着身旁忙活的弟弟,深深的嗅着他身上浓厚的雄性气息,不禁感到有点微晕,但又旋即想说自己会不会太夸张,都等了这么久,自己还是这么不禁骚呀。厨房的空间大的很,足够好几人同时忙活,但燕晓冬偏偏藉着这个机会,跟弟弟挨挨碰碰,还趁着换位时胆搂着男孩硬挺的腰肢,偏偏燕安邦毫无所感,只懂忙着做菜,让燕晓冬微感失望,但又更加深她的幻想。

  没错,燕晓冬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色诱燕安邦了。

  虽然同是一家,但早早离家嫁人的燕晓冬没什么跟弟弟相处的机会,只有逢年过节时才会见面,但之前燕安邦年纪还小,接着燕、陈两家又因为一些隙故而长期不来往,直到二个月前,燕晓冬可是已经有好几年没见到弟弟了呢,没想到上次一见,看见弟弟那粗旷又强壮的外型,以及温和有礼的个性,她可是真心讚叹父亲可真是太会教儿子了。

  「姐,这是微波炉吗?看来不像欸,要怎么用」

  「这是水波炉,比微波炉要牛,但现在用不上,过几天再教你怎么用。」
  「行,姐你家真多宝贝,看得我眼花撩乱的……咦,有人回来了,是姐夫!」
  俩人听到开门声,原来是燕晓冬的丈夫陈文雄回家了,后面跟着陈家的小女儿陈佩玉。陈文雄是位标准受日式教育的台湾人,穿着金边眼镜及呢绒衬衫,文质彬彬,说话温和,让燕安邦很是亲近,跟财大气粗的大姐夫完全不同。今年15岁的陈佩玉比燕安邦还要小1岁,正是含苞待放的青春年纪,她一头斜分浏海,微微卷翘的发丝披在肩膀上,衬着一身青色连身洋装,更显其清纯可人。

  陈文雄一看到燕安邦,就露出亲切无比的眼神,迎到厨房招呼着,并示意女儿过来问候。陈佩玉的神情有点扭捏,要她叫眼前这个只比自己大1岁的男孩舅舅,早熟的她可有点受不了,但又不能不叫,而且要叫就要显得气质,因此只好甜甜的问候一声「安邦舅舅,好久不见呀,您好。」

  燕安邦可没小女生这么扭捏,放下菜刀后哈哈一笑,说「佩玉小妹,二个月不见,你还是这么气质漂亮呀。」要是别的男生,陈佩玉可就觉得这是口花花了,但自己知道,眼前的小舅就是个二愣子,完全花不起来,让她觉得很没趣,只微微一笑,再跟燕安邦客气两句后,陈佩玉便先回房间换衣服了。

  燕晓冬看着女儿的背影,再瞧着跟弟弟说话的丈夫,露出一个浅浅的暧昧微笑,说「既然姐夫回来了,安邦你别跟着我折腾了,去客厅跟姐夫聊聊天好了。」
  说完燕晓冬便把丈夫、弟弟赶出厨房,自己继续忙着。

  此时夕阳已完全落下,落地窗下方的街区开始亮起五颜六色的霓虹线条。
  陈文雄和燕安邦来到客厅坐下后,便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。其实燕安邦不擅长聊天,往往是陈文雄问什么,他便答什么,偏偏陈文雄又是位大学教授,这场景就弄得好像是学生跟老师报告作业似的,多亏两人都是能耐得住无聊的人,才能相谈甚欢,让一旁不时注意燕晓冬看得十分有趣。

  此时又是一阵开门声,接着从玄关转进来一位细瘦高挑的女孩,不过燕安邦有了上次的经验,这次可没搞错,眼前的女孩可不是陈家大女儿洵美,而是跟自己同年的陈家儿子陈舜华。陈舜华虽是男生,但从小不知怎地,个性阴柔,极似女孩,且喜欢穿女装。虽然陈文雄有点不乐意,但在家中女生的支持下,陈舜华很早就认为自己是女孩了,从国中开始便完全的做女孩打扮,行为举止甚至比同龄的女生还要女性化,只要他不开口讲话,还真没人能看得出来他是男儿身,也因此陈舜华年纪越大,越是变得沉默寡言,娇柔内向。

  陈文雄见儿子回家,便招手要他过来说话,燕安邦也连忙打个招呼,虽然他不太知道该怎么跟眼前的「女生」说话。还记得上次见到陈舜华后,燕晓冬就要他回家别跟老爹提起外孙的性向打扮问题,以他这把年纪是绝对无法理解的。
  「安邦舅舅你好,你今天搬过来呀。」陈舜华坐在燕安邦对面,双腿斜拢,摆出不折不扣的女性坐姿,他口气冷冷淡淡的,并不热络,但大家都已经习惯了。燕安邦瞅着陈舜华,秀气的表情配上黑长直发,碎花上衣和紧瘦有腰身的牛仔裤,便说「是呀,下午才刚跟冬姐回家……听说舜华你也要读再励了,以后我们就是同学啰!」燕安邦直到昨天才知道,陈舜华也要入学再励高中,不过念的是普通班,不用特别考试。

  「是的,不过我读的是普通班,安邦舅舅读的是数理资优班,我们平常应该没什么机会碰面吧。」陈舜华口气冷冷淡淡,这只是他的说话习惯,但不熟的人还会以为他有什么言外之意呢。

  一旁的陈文雄听到儿子这样说话,不禁出声说「舜华怎这样说话,以后你们一起上课,一起回家,安邦你比舜华年长一点,又是舅舅,就麻烦你多照顾我们舜华了。」

  不过燕安邦可没想这么多,反而心想这还用说,就算平常遇不到,那自己多去找陈舜华就好啦,於是他连忙说好,一定会好好照顾外甥,热情的模样让陈舜华不禁眉头一皱,想说佩玉说的对,真不知这哪来的二愣子舅舅。

  此时从厨房传来燕晓冬要大家去吃饭的声音,三人便起身走到餐厅,燕晓冬看到陈舜华便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,招手让儿子过去帮忙,陈文雄则拉住燕安邦,一起先坐到餐桌上。听到妈妈声音的陈佩玉这时也来到餐厅,这时她换了一身典雅但不合时宜的鹅黄对襟,宽松的衣摆在地上拖着,但大家都装作没看到,包括燕安邦也知道这时候应该闭嘴,只有陈舜华轻轻的夸奖妹妹的对襟十分优雅。
  看着女儿的模样,燕晓冬完全不期望陈佩玉来帮下手,只要她走路不绊倒就好了。燕晓冬将最后一盘菜端到桌上后,便一脸幸福洋溢的瞧着大家,瞧着餐桌上丰盛的菜餚,但她一想不对,怎么还少一个人?

  「咦,美美还没回家吗?不是跟她说晚上要回家吃饭?有人知道到她现在哪吗?」燕晓冬说完自然地瞅着丈夫,陈文雄摇摇头,表示今天都没看到女儿,陈舜华接着说「姐下午有传讯息,她有事但会赶回家,要我们到时没见她就先吃吧。」这话惹得燕晓冬一阵抱怨,燕安邦便也不好意思说什么,只说那不然等等洵美好了,但陈佩玉连忙抗议说自己快要饿死了,才不要等姐姐。

  於是一家之主陈文雄便宣布开动,燕晓冬连忙添饭递碗,尤其是给弟弟满满的添了一碗饭。餐桌上,燕安邦狠狠地吃着,陈舜华默默地吃着,陈佩玉则是东挑西翻,偶尔才夹一口来吃。燕安邦从小奉行「食不语」这三字箴言,一坐上饭桌就闭上嘴巴,低头猛吃,吃相着实难看,陈佩玉虽然已见识过了,但也忍不住噗赤的笑出来,被燕晓冬狠狠地瞪了一眼,她和陈文雄则没什么吃,只是笑着看着孩子们,两人偶尔对望一眼,交换只有她们才懂的眼神。

  此时又是一阵开门声,一道曼妙的人影匆匆来到饭厅,自然是陈家大女儿陈洵美,20岁的她是位大学生,留着轻巧的及肩短发,耳垂、脖颈都戴着耀眼的饰品,身穿着一件露出深深乳沟的无袖抹胸,配着一件尽显圆翘屁股的超短热裤,脚踝挂着的炼圈铃铃作响。如果说陈佩玉年纪轻,还是个美人胚子的话,那陈洵美可真的已经成为一座耀眼的美人瓷,充满性感的吸引魅力。

  陈洵美一看到燕安邦,便娇声叫着「小舅舅好久不见!洵美好想你喔……」接着凑过去紧紧搂着她,燕晓冬连忙喝止,深怕弟弟被女儿的热情噎死。不过燕安邦倒是很喜欢陈洵美的个性,一点都不以为杵,也是热情的回抱着,连自己摸着甥女柔软的丰满胸部都不自知。

  陈洵美热情的打过招呼后,便接着妈妈递过来的碗,在餐桌旁的最后一个位子上坐下来,不过她可没接着吃饭,而是话夹子大开,连珠炮似的问燕安邦是甚么时候来的,怎么来的,来了之后干嘛等问题,一旁的妹妹微翻白眼,腹诽废话一堆。燕安邦此时也吃了个半饱,放下碗筷后便也热络的回应洵美的问题,陈文雄连忙要洵美消停,让燕安邦好好吃饭,不过她才不理爸爸说什么,越聊越起劲,反倒让燕安邦不好意思了,连忙要洵美赶紧先吃饭,自己先不搭话。

  此时陈文雄接着说「现在大家都到齐了,所以有两件事要先说一下,第一件事,欢迎安邦来我们家住,如果没有意外的话,高中三年大家都要住在一起,要和睦相处。第二件事,虽然安邦和舜华都上高中了,但佩玉你才刚升国三,明年五月就要考学测,要加紧用功,既然有安邦舅舅在,数学理化上有不懂的地方,就多请教他,二楼空间这么大,你们可以一起在那念书,听清楚了吗?」

  「爸爸,那我呢?」陈洵美见父亲没提到自己,不满意地说。

  「你?我只希望你多待在家里,陪你妹妹就好了」陈文雄看着女儿说着。
  「呵呵,妹妹陪爸爸就好啦。」陈洵美望着父亲,露出一个挑弄的眼神,让陈文雄不禁以咳嗽掩饰尴尬,众人望望燕安邦,见他完全没反应后,便回头看着一家之主,「洵美你说什么呢,也不害羞……」见父亲这样说,陈洵美轻轻一笑。
  燕安邦这时接说「我记得佩玉一向很用功,明年第一志愿应该没问题吧?」
  陈佩玉绽出骄傲的浅笑说「当然可以呀,轻而易举,只是我还在考虑要不要读那间。」

  「为什么考虑?第一志愿不好吗?」燕安邦不解地问。

  「其它我没什么意见,只是那间制服是绿色的,太丑。」佩玉露出一个极度认真的表情说,让燕安邦不解的想,学校好坏跟制服美丑是有什么关系,真不懂女生在想什么。

  「是吗,如果制服丑,那你就穿这身去上课就好啦,没人拦你,就怕你跌倒。」陈洵美取笑妹妹,让她气扑扑的红着脸闭上嘴巴。

  「对了,姐夫、姐姐,明天我想早点出去出去跑步,熟悉附近路线,怕到时吵到你们,我想先跟你们拿钥匙和磁卡。」燕安邦突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,没想到说完后,众人却对自己一致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,让他十分困惑。

  好半会儿,燕晓冬才说「……安邦你要运动,家里有跑步机,或者你可以到二楼的健身房喔。」

  燕安邦摇摇头说「我不喜欢跑步机的感觉,而且我想认识附近环境,规划运动路线,说不定还能慢跑上山,这种感觉很棒,你们有人要一起来吗?」燕安邦不自己这样问等於丢出一个大炸弹,陈洵美连忙说她习惯晚起不要,陈佩玉则一副看到神经病的模样,想说干嘛浪费时间去运动,至於陈舜华则不发一语,却是心想自己可不想变得浑身肌肉的样子。看到儿女的模样,陈文雄和燕晓冬不禁乐得呵呵笑,想说让燕安邦来家里住真是太好了,燕晓冬说「我们在这住这么久,除看电影、上百货公司,可还真没有慢跑过呢,改天找时间我们全家一起慢跑吧!安邦带队!」

  看到妈妈这样说,陈洵美和陈佩玉连忙大声说不要,让燕安邦想不通,慢跑有这么可怕吗?

  接着餐桌上和气融融,众人边说话边吃饭,时间很快就快去了。燕安邦觉得差不多饱后,看看时间,便起身说「姐姐、姐夫,我吃饱了,晚餐很丰富,谢谢招待。我明天开始连续二天,有参加一个数理研习营,有些功课得先预习,所以没有其他事的话,我想先去读一会儿书。等到活动结束,再和大家好好聊天,不好意思。」燕安邦说完,在场人只有燕晓冬以崇拜眼神看着他,陈家三个小孩心想,这个高雄来的还能装逼到什么程度,真是难以想像。

  陈文雄说「那安邦就先回房间休息吧,等等我会把钥匙和磁卡拿给你,去吧。」燕安邦向大家打个招呼便起身离开,回房前还把自己的饭碗给洗乾净。

  当燕安邦关上房门后,饭桌上的众人神情为之一松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一时间没人说话,但也没人继续吃饭。不一会儿,最没耐性的陈洵美还是率先开口,懒洋洋地说「欸,你们说,要是小舅舅知道家里的事,他会有什么反应呢?」
  「这要问妈啰,本来对小舅来家里住最积极的,就是妈妈。」陈舜华接说。
  陈佩玉向母亲投以询问的眼神,说「妈,你觉得小舅有可能加入我们吗?」
  陈舜华淡淡的说,「妹,你这样问不对,应该是问小舅会加入哪边吧?」
  见孩子们将矛头指向自己,燕晓冬急说「你们说甚么呢?都是一家人,什么加不加的。更何况这事是你们外公安排,可不是我去求来的喔。」

  陈洵美笑着说,「妈你别故意装傻喔,你知道我的意思。」

  陈文雄也跟着帮妻子打圆场,说「好啦,你们别说妈妈,安邦会不会加入先不谈,这阵子我们还是收敛点吧,别像之前那么随便,让安邦看到总是不好,何况你们外公也不知道这事。」

  「这么麻烦喔,哥哥你们学校不是有宿舍吗?把小舅舅赶到学校去住就好啦,之前他来家里住三天,很不方便欸. 」陈佩玉看看哥哥,抿着嘴说。

  「佩佩说这什么话,安邦是一家人,怎么让他去外面住呢?你这话可别让安邦听到喔。」见女儿这样说,燕晓冬有点不满,接着他望向丈夫,陈文雄轻轻的摇着头,彷彿在示意什么。不过,夫妻俩没注意到,两人间的暗号,已然被旁边的女儿洵美给捕捉到,她直觉爸妈有些事瞒着她们。

  「你们听好,安邦都来家里住了,就顺其自然吧,不论如何都要记得,别把安邦当外人,就算给他知道了也不打紧,但误解可是会让安邦伤心难过的。」陈文雄正色对着孩子们说着,洵美、舜华、佩玉三人默默的点点头。

  「时间差不多了,大家帮忙收一收吧,今天舜华洗碗喔。」燕晓冬站起身来,对陈舜华直接下达命令,让儿子一阵哀号,一旁的陈佩玉笑着说「谁叫你被妈挑上了,哥你就认命吧。」说完众人哈哈大笑,只有陈舜华笑不出来,乖乖去后方流理台默默洗着碗。

  「那我先回书房工作啰,明天还有会要开,你们别太晚睡。」陈文雄看看两个女儿,接着自然的说「今天好像是佩佩有功课要讨论吧?等等要问的话来书房来找爸爸。」陈文雄一本正经的说着,却让孩子们都露出暧昧的笑容,他不以为意,起身便往客厅旁的楼梯上走去。

  燕晓冬对女儿们露出促狭的笑容,说「今天佩佩要问问题,那美美呢?不就没人可以问问题啰?」

  陈洵美俏脸泛起红晕,娇嗔说「妈妈你笑人家,我学国乐的,哪有什么问题问爸爸呀?」

  燕晓冬不放过大女儿,继续调笑她「美美可以跟爸爸讨论怎么吹萧呀!呵呵,DoReMiFaSoRaSi……啊啊!!嘻嘻。」燕晓冬说完,转向一旁笑到弯腰捧着肚子的小女儿,说「佩佩今天跟爸爸讨论吹箫,记得不要吹得太大声欸~ 我在隔壁听到很吵。」

  本来笑到不行的陈佩玉,听妈妈这样说霎时嘟起小嘴,咕嚷说「我才不跟爸爸讨论吹箫呢,我们谈的是文学艺术!」

  这下换燕晓冬笑弯腰,连说:「不闹你们,该干嘛去干嘛吧,我要去帮华华洗碗,等等还要洗衣服呢。」听妈妈这样说,姐妹俩便各自回到自己房间,燕晓冬和儿子留在厨房忙活。

  夜色低垂,燕安邦看看手机,转眼已10点多,他阖上数学科笔记本,盯着桌上的测验卷,心想晚上用功二个小时,才算了这些题目,还有几道难题不知道怎么解,高中数学果然有些难度。燕安邦本想先睡,但又纠结於那些难题,不愿翻看解答,於是他想说姐夫不知道睡了没,他是大学教授,虽是地理系的,但也算是理科,这些题目应该难不倒他吧?而且还要跟他拿钥匙和磁卡呢。一想到这,燕安邦便拿起测验卷和笔,推门出房。

  燕安邦走在静悄悄的客厅,踱步上楼,心想姐夫家还真是大呀,一上二楼便看到巨大的书墙及原木制作的四人座阅读桌椅,这是陈文雄夫妻俩为儿女们准备的共同阅览间,让他们可以一起读书及做功课,或是进行其他活动。在阅览间隔壁的,是一间典雅的和室间,燕安邦听说姐夫的妈妈是日本人,家中时常有日本亲友来访,才特意装潢这间标准的和室间。另外在家里建有和室间,似乎也是本省人常见的习惯,这点让老爹有点看不惯。在和室间的对面,便是姐姐、姐夫两人的共同书房了,书房隔壁则是他们的主卧室,燕安邦可从没进去看过,听说浴室有座豪华的按摩浴缸。

  书房的门缝下透出灯光,让燕安邦确定里头有人在,於是便上前敲敲门,一声,两声,三声,一直没有回应,当燕安邦觉得奇怪时,才传来姐夫的声音,「谁?进来吧。」

  燕安邦推门进去,书房内以高级原木装潢,两侧墙壁都是书柜、文件柜,周围堆满各式各样的杂物,凌乱非常,书房正中间摆放着组合成倒「L」型的双并书桌,陈文雄正坐在正面横排「一」字书桌后头,侧身使用着右手边的电脑,他见到安邦进来,也没起身,问说「安邦,还没睡,有事吗?」

  「我有几个数学问题想请教姐夫,不知有没时间?」燕安邦觉得陈文雄好像在忙,但既然都上来还是直说问题吧。

  「什么问题?给我看看吧。」陈文雄推推眼镜,依然没有起身,燕安邦便上前去,将手上的测验卷递给姐夫。

  「喔,这简单,我导给你看喔……」陈文雄示意靠近,燕安邦便几乎整个人靠到前方书桌上,和陈文雄一同侧身,计算测验卷上的题目。陈文雄的身体紧紧靠着桌缘,扭曲的姿态让书写很不灵活,但燕安邦也没计较这些,只专心地看着姐夫的算式,偶尔发声询问。

  「原来要这样解喔,难怪我算不出来,看来还是要多背背公式。」燕安邦觉得姐夫不愧是大学教授,轻而易举的化解他的难题,由衷的佩服陈文雄。

  「咦,向量不是高二才开始教吗?哈哈,安邦你都还没入学就已经在算高二程度的题目,觉得难也没什么,力求完美是不错,但别太执着喔。」陈文雄讚许地看着燕安邦,就像对自己孩子般肯定他,「哈哈,我家小孩数学都不好,如果他们能有你一半强,我就谢天谢地了……唉呀!」话还没说完,陈文雄好像被撞到什么似的,发出痛叫声。

  「姐夫你怎了」燕安邦吓一跳,连忙想绕过书桌,看看姐夫怎么了,不过陈文雄连忙说没事没事,只是撞到脚,接着连忙要安邦将书房门旁茶几上的茶壶拿过来,帮他倒杯茶压压惊就好。燕安邦一脸奇怪,脚撞到要喝茶?不过他还是照姐夫的话做。

  「那,谢谢姐夫,我没问题了。」燕安邦拿起桌上的测验卷,又说「对了,我还没跟你拿钥匙磁卡,姐夫方便现在给我吗?」

  「抱歉抱歉,安邦没提醒我都忘记了,钥匙和磁卡就放在你左手边的第一格柜子,打开来就见到了,有看到吗?」

  燕安邦依言打开柜子,拿起钥匙及磁卡给姐夫看后,无意间注意到挂在柜子旁的一幅书法挂轴,文字丰厚雍容,运笔行云流水,让完全不懂书法的燕安邦也能感受其蕴藏的美感。挂轴上的诗歌内容不长,只有六行十二句,燕安邦一望便尽览无遗,他轻声念诵,心中不禁生出熟悉的感觉,而背后的陈文雄听着他念诵诗句,不禁露出一个放松渴望的神情,低头望向书桌下方。

               (待续)
   1.jpg (109.49 KB)
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